体彩天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体彩天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6 06:32:0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昆杰明白,疫情这么严重,换他们班的船员能不能顺利到达码头,当地政府是否放行等等,任何一个环节卡住,他们回家之旅就会被堵住。他怕妻子过多失望,便开始给她做一些“可能不能回家”的心理铺垫。“提前慢慢说,心里落差就不会那么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3月12日,卡萨号驶离钦州码头时,田端涛和货轮上的其他20余名船员,在船上连续服务时间基本超过9个月。此后,他们还将继续漂流58天,没法登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他们12名船员正在江苏大丰区一酒店接受14天的隔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意大利爆发疫情之后,卡萨号开始紧张起来,把医务室的口罩拿出来,定期发给船员。尽管当时,他们根本没机会接触到船上以外的任何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帅想想,“也是。”他便去考了船员证,申请出海。他想着,出海还能去国外“溜达溜达”,看看外面的世界。上船后却发现,“原来下船挺不容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卡萨号上的般员感受不到疫情的威胁。他们照常准备除夕的聚餐。这一夜,平常分开在两个餐厅吃饭的干部和船员,聚在一桌,“炒了二十多个菜,在一起很开心。”陈昆杰说。这并非常态。茫茫人海,人们各司其职。他们通常只在吃饭时彼此聊上几句。下工后,沉默的船员习惯独处。孤独,是他们的常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帅不敢把确定的消息告诉女朋友,他最担心,疫情会把他的“终身大事整完了”。婚期一拖再拖。尽管女朋友很理解他“在船上没有自由”,但王帅心里总不是滋味。“晃一次好说,晃二次就不好交代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抱怨之后,他们又自我安慰,“就听从国家的安排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卡萨号停靠钦州码头后,王帅跟女朋友视频,女朋友每次问还有几天能回家,他总是笑笑岔开话题。“我从视频上看到,女朋友立马表情就不对,没有笑脸。”王帅说,他就只能一个劲地怪自己运气不好,头一次上船就遇上这事。“大家都不能下,大环境这样,我也没办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种兴奋感大概维持3个月后,王帅便对这一切都失去兴致。他特别想见到陌生人,哪怕是不说话,看看也好。他也想见到陆地,上去踩一脚也好。“没有网络更难受,外面发生啥也不知道。”王帅说。